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便要还家

 桃树湾村东边有祠堂,里面供奉着历代祖先;村西面有殿,殿里的殿主爷估计就是土地神,古书上有“左祖右社”的说 法。


祠堂

 

    一个宗族都有一个祠堂,那是祭祖的地方,座北朝南,呈不规则的回字形。正中稍微靠前是天井;中堂供奉着祖先的牌位,还有人生前为自己打造棺材,漆好了油漆架在祠堂的楼上,叫“寿材”;天井前边是戏台,一般戏台都呈平面方形,四柱,歇山式屋顶,檐角高挑,施八角重拱复斗式藻井,雕梁画栋,非常漂亮;戏台背靠门厅一侧是太师壁,左边是名为“出将”的上场门,右边是名为“入相”的下场门;太师壁背面有一米多宽的楼梯通道,演出时作为演员的候场台,两旁的门楼为后台。但是,桃树湾村的祠堂非常简陋,戏台更是很晚的时候才构筑的。尽管两层楼设计,但是没有构筑楼板。天井东边是一间教室,本村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读书的地方。

    过年过节偶尔请戏班来唱戏。一般年轻男人喜欢站在天井,老人妇女则喜欢规规矩矩的坐在中堂或两厢,小孩则到处乱跑。天井往往很挤,如果有哪个胆子大的媛姐也站到天井里,那么就免不了“打荡荡”,他们故意挤来挤去,呵哈大喊,也不看戏了。台上的演员管自己唱,有时实在不行,就停下来,或者草草了事。那时来唱戏的有袅袅班、梅坦班等等戏班子,“下路”的戏班子是不会到这样的山村里来的,下路就是楠溪江沿江平原一带,也叫垟下。袅袅位于永嘉和乐清两县的交界处,袅袅班的核心人物叫“断手”, 因为他没有右胳膊。他能扮演所有的角色,甚至小旦,真是“三分人才七分扮,癞头扮起作小旦”。梅坦班在桃树湾演出的时候,在一场武戏中使用了真工夫,两个武生用棍子“调柴”,激起了观众的义愤 。可见,即使山野村氓,也懂得“虚拟的真实” 这样的美学原理。每户人家里都分到两到三个戏子,管吃管住。要是分到小旦,那就格外高兴,因为小旦往往是整个戏班最漂亮的。

    老人送归山后,要将牌位迎回祠堂,要不然无家可归。爷爷去世,我们将他送到南坪,牌位迎回到祠堂时,我发现妈妈和婶婶们跪在祠堂正门,双手捧香举过头顶。我觉得这个礼很有意思。


屋堂

 

    有一首儿歌,我记得两句:单百双百存银行,单千双千起屋堂。造房子叫“起屋”,起屋造坦是农村最重大的事情,也叫“响廊兴”。廊兴就是一块木板和一个木捶,用绳子穿了挂在正栋梁上。父母亲一直梦想着有自己单门独户的房子。他们很早就开始积累造房的木料,石块,砖瓦。最好的木料是杉树,其次是泡杉。杉树削皮晾干,将梁、正栋柱、椽分门别类的存放,最难得的是正栋柱。不过那个时候,椽都很金贵,更不用说栋柱了。他们还准备了砖瓦,甚至石料。母亲常常对我说:昨夜黄昏我又梦见游新屋了!我身上系着红绸,牛角上也缠着红绸,全家老少很多人赶着鸡鸭,牵着牛羊,挑着米筛箩筐,前面有人敲锣打鼓吹锁呐,我们绕新房子顺三圈,倒三圈。这就是游新屋,在新房子上正栋梁后举行的一个仪式。正栋梁,也叫正栋梁桁。新屋的屋架搭好,并不马上将正栋桁装上,要拣日子时辰,时辰到,敲锣打鼓放鞭炮,正栋桁由主人抬上屋顶,然后由大木老师一锤敲定。

    房子的结构有这样几种:三间两横厢式,五间两横厢式,七间两横厢式,和九间两横厢式。所谓两横厢,就是两边的厢房。比如,西厢记里崔莺莺就在西边的厢房里与张君瑞一见钟情的。我们的房子坐北朝南,东西向一字排开。最当中的一间公用,称阳间,然后是正间,二间,细间,横厢。有时候厢房不跟其他房间一字排开,成门字形。房子前边是稻坦,之所以不称天井,那是门字形或者一字形的结构,不能构成井的形状,之所以称稻坦,那是因为秋收时用来晒谷子,打稻子,平时则堆放柴爿筱头。

    阳间就是堂屋,东边第一根柱子下摆捣臼,麦磨在西边跟捣臼相对,风车在堂屋里边,这三件器具的摆放构成三角形,是这座房子所有住户公用的。面盂架摆在阳间靠近后半门的位置,面盂架旁边就是壅桶和尿兜,小便用;壅桶和尿兜旁边就是鸡窠,叫鸡埘,或者干脆写成鸡室。太阳落山,鸡入鸡埘,陶渊明说: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讲的就是这种情景;很多鸡在一个很小的鸡窠里挤来挤去,早上开了鸡窠门,鸡啊鸭啊就急不可耐的跑出来,抖抖身上的灰。这个时候,睡眼惺忪的小孩叮叮咚咚往壅桶撒尿,太小的够不着壅桶就用尿兜,然后母亲就拧好了面巾给他们洗脸,换牙以前的小孩是不刷牙的,因为这些牙齿反正要换掉的。

    一般牛栏猪圈可以在房子的东面,也可以在房子的西边,但是茅坑得建在西边,茅坑在下风口,臭味不会传到房间里来。茅坑就是在地上挖个坑,用石头砌边,用水泥封好石缝不至于漏水。用木料做一个架子,可以坐着拉污。上面搭座茅草屋用来遮风挡雨。以前我们家的茅坑是一个特大的缸,我不知道这么大的缸是在那里烧制出来,又是怎么运到我们家。

    堂屋有挂堂神,香位在楼上后窗台;财神在东边,就是在堂屋东墙第一根柱子附近,往往在祭神的时候临时设立香位。红白喜事在堂屋举行,节日祭神也在这里举行。每户人家的灶头都有灶神,尽管所有人家都祭灶神,但并不一定都有香位。另外还有,床神,茅坑姑娘,就是厕所神。不过只有一些老太太相信有床神,茅坑姑娘。


我们家的房子

 

    屋前有棵很大的梅树,梅树旁边是桑树,梅树正对着楼窗。立春过后,梅花逐渐开放,而且越开越旺,有时下一场大雪,傲雪春梅,寒窗书香,这个画面是很古典的。晚上就着幽暗的煤油灯一直读书到深夜。有时冬天实在太冷,我爸会拿一个很大的破铁锅,里面放一些木炭,摆到我书桌下,这样我的脚就不感到僵了。
   
    屋前的桑树也很古典,比如《三国演义》开篇刘备出场,说刘备家住本县楼桑村。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曰:“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叔父刘元起奇其言,曰:“此儿非常人也!”夏天的黄昏,天气晴朗,稻坦的垃圾清理干净,用清理出来的垃圾烧一堆烟火,并且加一点特别的香草,产生很大的烟雾,用来驱赶蚊子。然后,搬两张矮凳到桑树下,上面搭一块木板,吃煮洋番薯,喝粥配咸菜罗卜干。吃完夜饭,已经是繁星满天,朗月高照。到处是萤火虫飞来飞去,有些飞到身边来了,在眼前一闪一闪的,我们就把他捉住,塞进麦管里,或者将其碾碎,看看究竟为什么会发光,很奇怪的是碾碎后还有荧光。也许就在那些时候,母亲就会想起给我们讲囊萤映雪的故事,也许还有悬梁刺股、凿壁偷光什么的,因为这些故事我觉得很早就知道了。
   
    东头有一条水沟,以前我们都在那里洗衣服。有一棵很高大的板栗树,板栗树下有一块大石头。逢年过节,我们家就在那大板栗树下祭外太公。我们不知到这个外太公的名字,也不知到其来历,只是有一个卜卦人让母亲这么做。卜卦者往往将竹根剖成两片,顶部麻绳拴了,为阴阳两卦;有的用金属做成一种传统乐器钹的形状,也用麻绳拴了,这样的总共三对,一共六片。卜卦人站到堂屋门口,提着竹子做或金属做的卦牌,一边晃荡一边念念有词,说:三片阴三片阳,曹操摆酒请雄长,雄长不吃曹操酒,关公骑马转回乡。然后将卦牌依次往地下扔,扔完了三对卦牌,装模作样的观察阴阳位置,然后根据卦像念念有词,最后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出门顺风顺水,回家一路平安,大吉大利!一边念,一边用头上装有铁钉的木棒将地上的卦牌钩回来装好,等待阿嬷阿婶给他量一角米。但是有一次,那个卜卦者过来,这一切程序完成后,不说大吉大利,而是严肃的说:大婶,这座房子门庭不和,口角不断啊!那倒是的,对门的大婶老是找母亲吵架。於是,卜卦者建议母亲祭外太公,逢年过节,杀猪宰羊,尝新都要祭拜。
   
    逢年过节,一般要到祠堂祭拜太公爷,太公爷就是列祖列宗的统称。因为爷爷奶奶家会到祠堂祭拜太公爷,我们家就不去祠堂祭拜自己的太公,而是在房子东头大板栗树下祭外太公。当然现在爷爷奶奶都已经成了太公爷了之一。母亲将祭品准备好,父亲就上香烛,双手合十念念有词:上至高高曾祖,下至代代儿孙,外太公,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等等。当然祭拜外太公后,情况也没有好转。我估计卜卦者是一个善於观察的人,因为房子阳间的楼板需要两家人家合作构筑的,但是对门大叔跟我们家不和,阳间楼板一直就没有,塞了很多木料,大都是父亲多年积累的。两家各自用一架梯子上楼。这梯子事实上是很不方便的,也很危险;扫地往往只扫自己一半,你会看见自己的一边很干净,那边鸡鸭狗粪满地;稻坦就是堂屋前边的空地,在稻坦上晒柴火,晾衣服,一般都很小心,不会超过堂屋的中线;堂屋两边各摆一架风车,那是用来扇谷糠的。以前没有碾米厂,就用捣臼给谷子脱壳,后来有了碾米厂,捣臼就不用来捣谷子。捣臼脱壳后,米和糠混在一起,要用风车将两者分开,这些细节足以告诉一个外来人,这里的人家不和睦。
   
    房子一般座北朝南,我们家的灶间在北面半间。砌灶用砖和石灰,也有的人家用瓷砖嵌灶台的表面,比较干净。我们家的灶头没有瓷砖,也没有漂亮的图案。一大一小的铁镬,当中是汤罐,那是用来热水洗脸的,因为热水叫汤,所以称汤罐。烟囱直达屋顶,烟囱上有灶神龛。平常我们用灌木、蕨类植物(叫筱)、茅草等晒干烧火做饭,总会产生很大的烟雾,尤其在多风的时候。柴火很容易灭,常用竹筒吹火,叫做“火棍”,就是一跟竹子,将里面的竹节挖空,只剩最后一节,将最后一节戳一个洞,对着竹筒吹气。有时吹得脑子发晕也没有办法将火吹着,最后只好放弃,就在那时,轰的一声烧起来了,所以有一句俗语叫“当着不着”。我们常用火钳夹送柴草到灶窟里,尤其是有刺的杉树叶,荆棘等等。除此常用一根棍子,叫溜火棒,翻动柴禾,或者挖个洞让空气进去,使灶里的柴火完全燃烧。溜火棒能让死灰复燃,不旺的火变旺,所以将搅拌是非的人称作“溜火棒”。后来这种老式柴灶被改成省柴灶,灶门、灶膛大改小了、烟囱加大;用一块铁栅栏将镬灶孔分成两层,柴草放在上层燃烧,下层空的,所以氧气就很容易上去,燃烧后的灰就从铁栅栏的空隙间掉落,产生的烟雾也很容易从大烟囱上去,柴草就得到了充分燃烧。灶的东面是大碗橱,叫介橱。介橱旁边是水缸,墙上挂着箸笼,那是用来放筷子的。灶的西面是柴仓,放柴火。除了灶,碗橱,柴仓,还有就是八仙桌,和四条凳子。不过一般情况下,八仙桌在灶间南边靠墙摆放,只用三张凳子。
   
    我们家并不贴灶神像,但是逢年过节还是祭灶神的。大年三十晚上要送所有家神上天,正月初一早上迎接新的家神回来。所以,理论上说,三十日夜没有家神护佑房子。关于灶神,母亲给我们讲过一个朱买臣的故事。朱买臣少时贫穷,与妻子崔氏靠卖柴维持生计。大年三十没有东西送灶神爷,于是撮雪做糕,拔草做香,送灶神爷上天向上帝汇报他的苦情,眷顾他明年过上幸福生活。灶神爷向上帝汇报一年的工作,提到了朱买臣,上帝觉得很奇怪,翻开本子一查,说朱买臣命中注定荣华富贵,但是他妻子崔氏是个扫帚星,所以他下令改变崔氏的心。于是崔氏转嫁给邻村的屠夫,匆从忙忙逃离苦海时将柴门碰倒在地上,也不帮忙竖起来后再走,就从柴门上踩过去。但是,到屠夫家第三天,屠夫不小心切坏了手指,斩肉刀掉在脚上,又扎坏了脚。于是再也不能杀猪了,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穷。后来,朱买臣考中状元,骑着高头大马回家,在路上碰到前妻崔氏。崔氏正在挑水,她见自己前夫中了状元,就上前拦住马头,跪地请罪,并求带她回家。朱买臣让她将桶里的水泼到地上,然后问崔氏能不能把这水再收回到桶中,如果能将水收回桶中,他就带她回家。于是崔氏哭着离开了朱买臣。

    朝南的是卧房,称困间。大床,衣橱,书桌,还有壅桶,那是大小便用的。大床四壁画着各种各样的花鸟山水人物。有一幅是麒麟送子,麒麟头上长角,形似鹿,身上长鳞片,如鱼,四蹄,如马,背上坐者一个穿肚兜的小孩;一幅画说石崇尽管豪富,可是他嫉妒邻居生有九子,所以打造了九个金人。中秋节两家都在各自的花园里赏月,突然下起雨来,石崇邻居人多,一下子将桌椅板凳什么的统统搬进家里,可是石崇的金人不但不能帮他搬东西,反而需要他搬进去;另外一幅画的是彭祖。彭祖寿高八百岁,陈抟一觉睡千年,睡醒找彭祖,还说彭祖短命鬼;还有一幅是一首诗<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用的是行草,字迹非常漂亮。床上先垫的一层草荐,然后才是棉被;床前有踏凳。

    衣橱上也画有各式各样的花鸟人物。一幅是西厢记,说的是崔莺莺和张生的故事,但是画中张生摇着一把折扇,象流气十足的采花大盗,还有篆书体的字,什么东都才子,南国佳人,直到上大学后,假期回家,才发现我认识这些字。
   
    我曾问母亲,有关那个油漆匠的情况。母亲说,她也不是很了解,据说他原来是教书先生,父亲是地主,土改时被枪毙了。於是他就到处流浪,帮人油漆家俱,不收工钱,只求三餐。再说大饥荒年代,谁都没有钱付工钱。后来跳水而死。

版权所有 2009 盛金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