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与排泄有关

    我这里不是故意将恶心当高雅,只是记录一些活跃于日常生活中口语。如果你觉得有可能看了会不太舒服,请跳过这篇。

    吃饭、拉污、悃,三起大事干。人生三件大事,拉污排第二位,可见其重要性,任何事情都可以让人代办,但是这三件事情不可以。

    拉污的地方叫茅坑。以前,厕所这个词是不用的,有人从外地回来,偶尔说漏嘴,说:我要上厕所,那是要被耻笑的。茅坑建在房子的西边下风口,因为,夏天东南风,冬天西北风,秽气不至于弥漫到房间里来。挖个地坑,用石砖砌坑壁,用水泥砺灰将缝隙涂抹,使之不漏;坑上搭个木架子供人坐着拉污拉尿;并搭座茅棚厂,用茅草和稻草盖,以遮风挡雨。也有的不在地里挖坑,而是用一个特大的缸,在缸上架上两个座位的木架子。

    一般老太太相信茅坑由茅坑神掌管着,尊称为茅坑姑娘,是一个女神。从来没有见过谁祭祀过茅坑姑娘。有一段时间流行一种赌博,叫押花会,三十六名花,押一赔十。有人就去问茅坑姑娘,明天花会筒开得是哪一名花。我没有见过具体仪式。
温州各地乡村,路边茅坑和椅子坟是一风道景线。

    茅坑虫,密密钻。茅坑里有很多白乎乎的虫子,可能是苍蝇蛹。这些虫子往往挤在一起,虫子越多的地方,其他虫子越喜欢往里挤。一次比喻一些喜欢凑热闹、往人堆里站的人。

    吃吃米桶空,拉拉茅坑满,意即饭桶,或窝囊废,无用之人。如果给这句俗语一个定语,吃吃自家的米桶空,拉拉别人家的茅坑满,那就是败家子的意思。农村里人粪尿是最好的肥料,一般不会随地大小便,如果在地头,那就直接往农作物上撒;如果在家附近,那无论如何得到自家的茅坑上蜡。母亲说有一阵子父亲在外地教书,母女胆小,老是怕妖精鬼怪会从门缝里钻进来,就让奶奶配伴壮胆,奶奶往往在来睡觉前将肚子里的屎尿放空,天亮毛就急急忙忙地起床离去,“连一泡尿都舍不得拉在我们家的壅桶里”,妈妈又开始数落奶奶的“俭”或者恋财了。妈妈形容奶奶的守财奴性格,说奶奶如死人捏灰粽一样,将索怀(就是糖果礼品)藏在缸听彭钵里,灿柿、桔、杨梅、栗等直到烂掉才拿出来。

    拉污拉尿是中性词,但是泽肠流肚是贬义词,连肠子和胃都拉出来,那当然是很可怕的。如果小孩尿床,或者拉在裤裆里,就骂他们泽肠流肚;任何鸡鸭猪狗随地拉屎,都可以骂它们泽肠流肚。好牛往往会在早上出牛栏门以前拉污,放牛娃将打开牛栏们以前,会大声呵斥牛说:污拉掉,尿拉掉。一坨牛粪是很大的,一泡牛尿也是很多的,如果拉在去往草地的路上拉污拉尿,就浪费了。一般情况下,牛通人性,在放牛娃呵斥教育下,一段时间后会形成条件反射,自觉的在出栏门前拉干净,但是也有的牛出栏门后才拉,或者刚给架上牛轭犁耙,没拖两三步,它就站下来,翘起尾巴,撅起屁股拉污,这就是:不好牛娘,上犁上耙泽肠;或者,不好牛牯,上犁上耙流肚。牛娘和牛牯就是母牛和公牛。

    团鱼拉污自糊自,意即辛苦所得只供维持自己的生存,村民们发现,养了一只团鱼在水缸里,即使几个月不喂食也不会死,于是相信团鱼吃自己拉出来的污,要不然怎么不死呢?就是甲鱼或乌龟啦。

    污拉到头上掸掸掉,尿拉到头上掸掸掉。如果有人爬到你头上拉污拉尿,那是极大的污辱,但是善人、糯人,或者无力反抗,或者象耶稣基督,别人打他左边脸,伸出右边脸给打他的人,忍气吞声,将拉在头上的污秽掸洗干净。

    谜语说:高高山头一个洞,洞里有个精,不叫熬不牢,叫了难为情(底人精) ,谜底是放屁。
黄狗戒不了吃热污,即很普遍的俗语,狗改不掉吃屎。

    打野鸭或者打铳是拉肚子,因为拉稀的声音古怪而响亮。
   
    男人拉尿咚咚声,女人拉尿啾啾声。因为男的站着拉尿,高山流水,如泉水叮咚。但是据说德国的男人是坐者拉尿的。

    别人拉污你尻臀痒,有嫉妒之意。就是,看到别人拉污,你也想拉。这种情况应该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硬棒戳污,是指说话口气生硬。有位老先生路遇一极为无礼之男青年,小青年说话口气生硬,老先生非常生气,大骂之,回家后仍愤愤不平,跟人诉说,那小子跟我说话如硬棒戳污,我就骂他个狗血喷头。听众大笑,因那老先生既把自己比作大便,又把自己的话比作狗血。
大路边头的冷狗污,指无人理睬的坏人。长毛了也没人愿戳,戳破了冷狗粪的硬皮,里面的臭味就会出来。

    尿可以治跌打损伤。传说一贼被打伤遗弃在壅桶旁边,口渴难熬,他就攀着壅桶喝尿,直灌了半桶下去,倒地没多久,身上的伤痛奇迹般地减轻,起身离开了。尿煮蛋还可以治疳积,就是长期暴饮暴食,伤了常委。二弟性急,吃饭贪多,从不慢嚼细咽,因此得了疳积。母亲拿了铝锅,让几个小孩往里面撒尿,用者小孩的尿煮鸡蛋。好像疳积也因此被治好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