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窗台上的无事忙

在玫瑰山街28A住的时候,窗台上有一盘花。我觉得似曾相识,我就问小马这是什么花,她说,她问过本地人,这叫busy-lazy,翻译作又忙又懒花吗? 不行。后来想,很多花有很好听的名字,比如夜来香、勿忘我、含羞草、无花果等等,我可以叫你无事忙吗? 

    这花很容易繁殖,只要剪一枝插在水杯子里,不久就能长出跟须来。然后就可以栽倒花盆里。放在向阳的窗口,每天记住浇点水。后来搬到法兰西斯路,我们已经有好几盆很长势很旺的、很漂亮的无事忙了。法兰西斯路有一个颇大的后院,不过是水泥地面,可能年代久远,水泥地面已经开裂了,很大一条缝隙,我们就将繁殖过多的无事忙随便栽在这些裂缝里,没想到泥土肥沃,长得特别茂盛。栽在花盆里的叶子黄乎乎的,花色也有点淡,但是地上的叶子绿油油的有点发黑。 

    搬到公平人路,太多的行李,我们就只带了一盆长得最好的。放在窗台上。但是有一次我把她移到窗外,想让她多接受阳光照射,后来忘记搬进来,那天晚上天降大雪。几天后她已经嫣了,我赶紧搬会室内,但是她再也没有活过来。 

    我问了很多人,没有人能告诉我busy-lazy的真名是什么。我在一个BBS上发贴,居然有人回了,说这是凤仙花,学名叫impatiens,别名指甲花、急性子、女儿花、金凤花。凤仙花的花型似凤尾,所以得名凤仙花。凤仙花适应性强,能自播繁殖。还说,女孩子们喜欢将桃红的凤仙花瓣捣烂,用来染红指甲,所以又名指甲花。现在还有谁用这种土方法染指甲呢?指甲花的种子成熟后,果荚一触即破,将种籽弹射而出,因此,其花语为“不要碰我”。然后我就全都知道了,原来就是指甲花啊,怪不得这么眼熟,我说么,原来似曾相识!那是我小时候常吃的腌菜!我家腌菜主要有菜头蕻、菜头韧、菜咸、菜头生,还有就是指甲花梗。

    我们每年都种指甲花,成熟后,就把茎切成一段一段的腌,等腌一段时间,早餐吃稀饭,过指甲花梗。指甲花梗有三层,一层表皮,第二曾硬皮,第三曾就是梗里面的髓。我拿筷子夹着指甲花梗,用嘴唇含住,用力一吸,花梗里的髓就吸进来,硬皮就吐掉,有时候舍不得吐,就将外层表皮吃掉,或者就干脆咬碎了,将渣也咽下去。 

----

摘自《小强日记》 

注:现在硕果仅存的一支busy-lazy在我办公室的文件柜上,种在一个比茶杯还小的花盆里,却长了一尺多高。活像高女人站在三寸金莲里,摇摇欲坠。希腊人往盆里插了一根文件夹脊,做根纸环拴住花茎,好歹是站稳了。

----

我见过的指甲草是一丛丛一片片盛开在地上的,花朵星星点点点,颜色俗艳。叫它无事忙很合适。读着文章不由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奶奶经常指挥着我们采来花瓣,在瓷白的碟子里捣碎,加了少许明矾细细的研磨,然后将丝绵浸入花汁,吸足花汁后取出,一层层涂抹在指甲表面,一次浸染不够,可连续浸染,完成的作品颜色其实没有花色艳丽,整个过程是个乐趣,确是无事忙,女孩子们染过指甲的手在微温的风色里挥来摆去,总有一股淡淡幽香,很怀念。

这个花还有个妙用,记得十多年前在老家墙上的一幅《仕女图》壁画就是用它做颜料,每次回去,姥姥都指着画说:你画的,颜色还那么好哪……后来,房子卖掉换了主人,站在人家门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水上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