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也谈地震

老婆下班回家,情绪低落。说自己一天都没怎么干活,阅读有关地震的报道,看着那些图片、读那些故事。


“我忍不住都流泪了!”她说,“有一个产妇正在医院做剖腹产,医生都站不稳,手术台东倒西歪的。医生也不逃,等到地震间歇,伤口缝好了才撤离。”说着又哭了出来,哭得我心也恻然。她现在也怀孕,虽然不排除荷尔蒙过多的因素,但将人比人,中国人也确实有流不完的泪。


“你看,要是我们女儿....”她说了一半咽回去了。


地震是天灾,但更多的是人祸。一双双模糊的泪眼,望着血肉模糊的孩子的脸,心里有的也许是太多的后悔和假设,“要是早点听信谣言...孩子说今天不太舒服,不想去学校,要是...”,但是一切的假设也都已经太晚,已经没有用。


我的地震的知识间接地来自于台风。母亲说,台湾在东面的大海上,我们这里的水都流到台湾海峡,而台湾海峡连着天空,坐船穿过台湾海峡,就能从那里到天上去。于是台湾海峡在我的印象中就像万丈深渊,又似一扇巨大的拱型门洞。那里三年两头地震,所以房子都用竹子搭建的,甚至没有瓦片,都是竹片的,这样塌下来砸在身上也不会受伤。每当地震的时候,人都站不稳,晃来晃去,要趴在地上才行。


当然,现在的台湾的房子已经不是七八十年前的样子了,而且母亲道听途说,也许是她自己编了骗我的。但是,假设我们的家乡桃树湾发生同样级别甚至更高级别的地震,估计我们也没有生命危险,除非整个山坡塌方或者裂开来突然之间沉入海底。因为,家乡的所有房子都是木头结构,围墙下半部是石块,上半部分砖头;屋檐用的是瓦片;两层楼高,楼板不是钢筋水泥而是木板。木结构的房子经得起摇晃,即使瓦片砸下来,也被天花板挡住了,即使天花板裂开还有一层楼板,即使楼板也裂开来,瓦片掉下来也砸不死人。


但是,家里人现在都移居到县城,住着那些五层楼高的三室一厅的套房。中国的仓促的现代化进、城市化程中,钢筋水泥作为材料的豆腐渣工程,完全忽略了人性化的设计。那一天,我父亲到上海来看我,一起乘坐公交车,他望着车窗外面的高楼大厦,问我:“那些鸟笼一样的是什么,这么多的小窗口一排上去?”老爸乡下人进城,问得很真诚,我觉得很可笑,告诉他那是房子,住人的,而不是鸟笼或者火柴盒。并且觉得 -- 用上海话说 -- 很“洋盘”了,幸好上海人不懂温州土话,也不知道我们谈论的是什么。


来到英国后,我很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居民房子要么是单门独院的小洋楼,要么是一片连在一起的街面房子,但是,都是一层或者两层楼高的,围墙是砖头,漆成各种各样的颜色;屋顶用的是瓦片;楼板都是木板,一般铺地毯。这里绝少有高楼大厦,五六层高的套房是很少见的,除非宾馆、饭店、写字楼。我问过本地人,一个汽车司机,为什么这里很少有高楼大厦,他说高楼大厦是反社会、反人性的。尽管我觉得住在老式的矮房子里更缺少个人的隐私,因为楼板和墙壁的隔音效果并不很好,楼上、楼下或者隔壁房间的声响听得很清楚。但是仔细想想,这种砖瓦结构的房子其实就是我们应该拥有的。


今年买房子,向银行申请房屋贷款,信用检查都通过了,银行工作人员同意给我们贷款,于是她问我们要房子的地址和有关材料。她拿了那些材料,看了一眼房子的照片,说:“哎呀,这房子是钢筋水泥结构,不是标准砖瓦建筑。按规定,我们不能为你们贷款。”我们大吃一惊,问她为什么?她解释说:“钢筋水泥建筑,雨水侵入钢筋,钢筋会生锈腐烂,尽管这所房子只有五十年左右历史,不能保证不出问题。而那些砖瓦结构的房子,尽管有上百年的历史,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防震、防水灾等能力远没有砖瓦结构的好,房屋保险的费用就非常的高。所以,这样的房子很难转手,你总不能买那些卖不出去的房子吧?”我们对此一无所知,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到房地产公司查询,确属于钢筋水泥结构。 


女儿上幼儿园、我见过的几所学校都只有一层,教室非常宽敞,门窗都很宽敞。我们老家桃树湾村小学,就是村里的祠堂,祠堂非常宽敞,只有一层楼,围墙也是石块和砖头。后来,我看到一些希望小学建起来,钢筋水泥的,大吹大擂的挂红剪彩,现在想想也真没有我们村的祠堂好。


泪痕未干,尸骸未冷,也许我们还没有时间做反思。但是这一些问题不久应该被提出来。二三十年的城市化进程的所欠下的债,我们远没有还清。


在这里,引用鲁迅引用托尔斯泰式的话:悔改吧,应该警醒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