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桃树湾记

桃花源记

   桃树湾自然村和蔡坑村、下蔡村一起归黄坑村管辖,黄坑村属於行政村。任何我能找到的地图都没有桃树湾的标志。桃树湾地名的由来,已经无法考证了,也许是这里曾经有很多桃树,或者太公爷刚搬来此地时有一棵桃树,桃花正开得鲜艳,他们惊异于那艳丽的桃花,于是坐在桃树下喝水休憩,然后“定则定矣”,就给这里命名为桃树湾了。当然,现在除了我也没有别人会去深究。人们说到桃树湾的时候,三个音节不顺口,就省略为两个音节的“桃湾”,有时候口型稍微别一下,就变成台湾,桃湾人变成台湾人,并且互相取笑。这就是章太炎先生论方言音变时说的“一音之转”。不管怎样,我因此对台湾感到很好奇,问母亲台湾在哪里。母亲说,台湾在东面的大海上,我们这里的水都流到台湾海峡,而台湾海峡连着天空,坐船穿过台湾海峡,就能从那里到天上去。于是台湾海峡在我的印象中就像万丈深远,又似一扇巨大的拱型门洞。那里三年两头地震,所以房子都用竹子搭建的,这样塌下来砸在身上也不会受伤。每当地震的时候,人都站不稳,晃来晃去,要趴在地上才行。母亲的有关台湾的知识,是从她姑娘伴的母亲那里知道的,她姑娘伴的母亲是台湾人,讲话哩哩罗罗,一点也听不懂。比如他们吃饭叫嚼妹,拉污叫喷尿,天光跟我们说的相同,吃早饭就是吃天光,尽管口音很奇怪,但是黄昏说成乌隐,那么吃晚饭也就是吃乌隐。你看多奇怪啊!当然,对台湾的深刻印象还来自于一年几度的台风。那狂风、那乌云、那闪电、那雷鸣,然后就是山洪暴发,整个桃树湾村成为巨大的瀑布,“上河倒闯”,洪水从我们房子流过,有时候平脚髋头深。于是我们就有“平沉” 的说法,也就是天塌地陷、沧海桑田的意思,不知从那里得来的知识,说以前台湾跟我们连着,后来沉下去,就有了台湾海峡。我们想,桃树湾什么时候也会沉下去吗?

    后来我在外地读书,向同学介绍我们村,他们都记住了,但是都错记成桃花湾,并且认为那里漫山遍野都是桃花,落英缤纷。因为有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我怎么纠正都不行。后来,鹤盛乡政府为了创收,给每家每户都钉上门牌号码,在门牌上写桃树湾路多少号,钉一块门牌号码二十元钱,但是对这样一个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山村有什么意义呢?邮递员也从来不到我们村来,因为不顺路,有信件也都是放在黄坑村大樟树下的代销店里,因那里是桃树湾人去鹤盛乡或者到岩头镇上的必经之路。三叔家是桃树湾路一号,我们家是隔壁,就是桃树湾路二号。多可笑啊!

    这里曾经是荒村,不知发生了饥荒还是战乱,好像是本村内战。父亲说,某某人对另一个人说了一句什么话,那人听不顺耳,拿起锄头就斩断了对方的脚筋。於是,有的逃往黄坑,有的逃往乐清县的水涨镇,桃树湾15年没人居住,成为一座荒村。爷爷家所在的位置,房子烧了又盖,回禄过好几次了。有段时期,空房变成荒草堆,阳间(就是堂屋)的草都平心头高。光天化日下,过路人站在鸡头岩往里看,听到讲话声,以为有人,然后大声叫唤,系着拦身头 (花围裙) 的女人出来应答,但是走进一看,全是荒草堆。

版权所有 2009 盛金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