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门前山

桃花源记〔3〕----门前山


    门前山有很茂密的松树林。门前山是禁山,禁止砍伐开垦活动。不过,默许采松树叶子。尽管松树是长绿乔木,但是秋冬季节,松树的针叶也会发黄凋落,一夜猛烈的秋风过后,第二天地上便会积满厚厚的一层松叶。我们用竹耙将洒落在地的松叶扫拢来,放进箩筐里挑回来,那是引火的最好材料。松树不仅叶子发黄掉落,而且有些松树枝也会枯死,我们就拿了钩刀攀松树杈。钩刀很像共产党党旗里的镰刀,如一弯新月,固定在一根很长的竹竿上,如果没有专用的钩刀,那就用筱t刀代替,将筱刀退了刀柄,固定在很长的竹竿上。不能用柴刀,因为那是直的,而且很重,专门用于砍树或者灌木,而筱刀一般用来砍蕨类植物或禾本科植物(嘿嘿)的柴。不过,采松叶和钩松树杈很容易引发争执,我就见过几回。有人可能将未枯死或者半枯死的树枝钩下来,而采松叶则会偷偷的砍一些柴筱放在箩筐底,上面用松树叶掩盖,但是终究被人看到,看到的人眼红,也去采,於是男女老少全村出动,大家哄抢,情景象过节一样热闹。


    夏天的松树林又是另一番情景。雷阵雨过后,地上就长满了松树茸。松树茸,就是长在松树林里的蘑菇。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写,根据形声读音在本地话里应该跟荩相同。有几个字表示菌类植物:蕈,菌,荪,茸等。古称「生于树者曰蕈,生於地者曰菌」。清代李渔《闲情偶寄•饮馔部》说:求至鲜至美之物于笋之外,其惟蕈乎?蕈之为物也,无根无蒂,忽然而生,盖山川草木之气,结而成形者也。然有形而无体,凡物有体者必有渣滓,既无渣滓,是无体也。无体之物,犹未离乎气也。食此物者,犹吸山川草木之气,未有无益于人者也。我们现在知道蘑菇并没有如此神秘,无非是真菌而已。巴西蘑菇又称落叶松茸或姬松茸,那是日本人的写法。


    我们提着竹篮进松树林,也不是很清楚哪些是有毒的,但觉得尖顶蘑菇没有毒,外形和色彩很妖艳怪异的蘑菇有毒,当然就认准了一两种采也够了。除了松树茸,还有一种比较难得的是天雷茸,往往都在一阵猛烈的雷阵雨后,雨过天晴,阳光照耀在还沾满水珠的树叶,在被人用锄头无意间挖开或者洪水引起的塌方处,干净的红土上静静的立着一丛天雷茸,往往十几朵天雷茸长一起,茸柄细长,色泽洁白如银。加一点姜葱烧煮,嚼起来韧朵朵,味道非常鲜美。


    整个门前山如巨大的鲸鱼,门前山降如鲸鱼背。最高处有一大石头,好事者会在石头上点香烛。我们害怕到那里去,因为死于“七日风”的婴儿多葬于此。所谓七日风就是破伤风,也叫脐风,由于接生人员使用不经消毒的器具切割小儿脐带而感染破伤风杆菌引起,一般七天左右发病。村里的小孩大都由金蕊婆接生,我没觉得她会将她的剪刀作严格的消毒,往往只是在锅里煮一下。她的说话声、甚至微笑都阴阴的,但她绝对不是巫婆。我比弟弟大三岁,那么弟弟出生的时候,我应该才三岁。但我却能很清楚的记得弟弟出生的情景。有一个镜头就是,金蕊婆一边跟母亲聊天,一边扯了一下弟弟的小包皮,并拉得很长,说道:等长大一点,这皮得割掉的。


    降外就是门前山降的外面。降外一带,烧山开荒种山茶树和茶树。母亲说,以前柴草平胸口高,野猪出没,晚上得有人拿了梆子在瓜地稻田守夜,看到野猪来,就敲梆子赶野猪。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时候成了茶园,间种着茶树和山茶树。山茶果用来榨油,但是自从没人收购,山茶园就废弃了。我们砍柴的时候,有时候顺手砍下一颗山茶树,也不挑回来,因为山茶树非常重,等到下次无意间再到那里,见山茶树已经完全枯干了,才拿回来。放牛时便用山茶果玩弹子游戏:将山茶果穿在竹枝顶上,然后象甩铁饼一样先转几圈,用力一甩,山茶果就高高的飞起。那竹枝就是放牛鞭,是用竹子的枝条去掉竹叶做成的“牛竹纤”。


    后来分山到户,种黄桃,这里就到处是黄桃了。至少黄桃树比山茶树要好,黄桃可以吃。本来想卖了黄桃赚点钱,但是后来黄桃也不值钱,黄桃树又被砍掉。

几十年的折腾后,这一带红土地的真面目就露出来,雨水冲走了由落叶、草根、蚯蚓构成黑土,刷成沟沟坎坎。

版权所有 2009 盛金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