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盛金标诗文集‎ > ‎

苍山尖与笔架山

    苍山尖,在桃树湾的西边。以前从来没有笔架山的说法,自从我考上大学后,这种传说就开始流行了。我们太公的坟地在一个叫望洋的地方,那是在桃树湾村的东面,从望洋一带,远看苍山尖,白西头,那连绵的群山之中,有三个山峰,中间的山峰高,两边的山峰低,构成笔架山的形像。而这个笔架山正对这太公的祖坟。所以人们说:我们家兄弟好学,由于太公爷坟正对笔架山的缘故,风水好。于是村子里有几家就在太公坟地旁边做下自己的椅子坟。我觉得可笑,但有时甚至隐隐的希望这一切传说都是真的,我也总是仔细观察那所谓的笔架山,在落日余晖里,或雾霭之中,在我眼中那笔架山变得越来越象。


    以前村子里的人到大西割茅根草,因为冬天没有青草,作为牛的饲料。大清早的去,带好干粮,到傍晚的时候才挑了重重的一担茅根草回家。妈妈曾经讲过一个故事:


    大西有一个圆觜,有一天她到水井去打水,在井边看到几个蛋,形状像鹌鹑蛋,非常可爱,於是她捡了起来,放到口袋里,但是这几个蛋太滑溜,口袋里放不住,又不能拿手里,所以她就把她们含到嘴里。她一含到嘴里,蛋就滑进喉咙。她也没当一回事,挑了水回家了。


不一回,他感到肚子和胸口难受,渴望爬到高处。

她对她父亲说:我胸口闷得慌,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想爬到高处。

她父亲开玩笑的说:那你就站到凳子上吧。

於是她站到凳子上,觉得好受多了。过了一会儿她有觉得难受,

她对父亲说:我胸口闷得慌,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想爬得更高。

她父亲笑笑说:那你就爬到桌子上去吧!

於是,她就爬到桌子上,立即觉得舒服多了。但是没过多久,胸口又觉得闷得慌。

又对父亲说了,父亲仍然慈眉善目的说:那你就到楼上去吧!

她到了楼上,没过多久,又觉得闷得慌,他父亲对她说:那你就爬到屋檐上去吧!

於是她爬到了屋檐上,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但是没过多久,她又觉得难受,於是她父亲说,只有苍山尖最高,你去苍山尖吧!


    於是女儿一个人就去了苍山尖。没有去苍山尖的路,她随便捡平坦一点的地方爬。因为山太陡,她就拉着茅根草一摞(就是在手上绕一圈),挣扎这向上爬。最后爬到了山顶。她回头看看自己的村庄,小溪从村边的流过,有如丝带上的一个结;晴空万里,有如花轿的园顶;艳阳高照,有如洞房花烛;山顶绿草如茵,有如柔软的牙床。她觉得累了,在草地上躺了下来,沉浸在甜美的梦幻之中。她上山时摞过的茅根草,就再也伸不直,直到现在还是这样绕个圈。


    三天后,父亲还不见女儿。他就去苍山尖找她。他沿着他女儿走过的路往上爬,当他到达山顶的时候,他看到女儿睡在草地上,七条小蛇盘在她的怀里。他慌忙挥舞雨伞打蛇。有一条蛇的尾巴被打断,其它蛇都腾空而去。事实上这些不是蛇,是龙。那条被打断尾巴的龙逃到大西龙潭。

版权所有 2009 盛金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