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雄《方言》“瓯”字

扬雄《方言》“瓯”字出现七次,其中两次是陶器的名称,小的叫做“升瓯”,大的叫“瓯”。用作地名的五处,其中一处“西瓯”,应该是相对于“东瓯”而言。直接说“东瓯”的有一处,“既广又大”在“东瓯”叫“蔘绥”,或者“羞绎、纷母”;剩下的跟邻近的地区名并用,比如动词“为”在“瓯越曰卬”;“凡物盛多”在“荆吴扬瓯之郊”叫做“濯”。“瓯吴之外鄙谓之膂”。“膂”的意思是“儋担也”。这些记录跟现在的“瓯语”或者“温州方言”没有联系。

允、訦、恂、展、諒、穆,信也。齊魯之間曰允,燕代東齊曰訦,宋衛汝潁之間曰恂,荊吳淮汭之間曰展,西甌毒屋黃石野之間曰穆。眾信曰諒,周南召南衛之語也。(卷一)

碩、沈、巨、濯、訏、敦、夏、于,大也。齊宋之間曰巨,曰碩。凡物盛多謂之寇。齊宋之郊,楚魏之際曰夥。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人語而過謂之𨘌,或曰僉。東齊謂之劍,或謂之弩。弩猶怒也。陳鄭之間曰敦,荊吳揚甌之郊曰濯,中齊西楚之間曰訏。自關而西秦晉之間凡物之壯大者而愛偉之謂之夏,周鄭之間謂之暇。郴,齊語也。于,通詞也。(卷一)

恒慨、蔘綏、羞繹、紛母,言既廣又大也。荊揚之間凡言廣大者謂之恒慨,東甌之間謂之蔘綏,或謂之羞繹、紛母。(卷二)

罃甈謂之盎。自關而西或謂之盆,或謂之盎。其小者謂之升甌。(卷五)

甂,陳魏宋楚之間謂之㼵。自關而西謂之甂,其大者謂之甌。(卷五)

厲、卬,為也。甌越曰卬,吳曰厲。(卷六)

攍、膂、賀、𦩫,儋也。齊楚陳宋之間曰攍。燕之外郊、越之垂,甌、吳之外鄙謂之膂,南楚或謂之攍。自關而西隴冀以往謂之賀,凡以驢馬馲駝載物者謂之負他,亦謂之賀。(卷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