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诗歌

德里纪事

风来雨去,
云聚日掩。
福依河上浊浪滚,
水边线路车流涌。
克雷桥头骷髅牌,
城根酒肆买醉客。
装甲警车呼啸过,
荷枪英军夜巡逻。
黄金长老挣分忙,
参观招待夜不归。
玫瑰山街依稀景,
法郎西路燕语生。
小曲一首无字叹,
双眸望天何所思。
 

淮海路

三路交叉,围起一叶浊浪扁舟,
开往地狱的班车隆隆而过。
煦暖的秋阳是死神微笑的招手,
风起了,红叶跌落枝头,
美人蕉红,鸡冠花紫,
是食尸宴上兑血的毒酒。
 

回忆 (一)


屋边空坦地 ,垃圾清扫毕。
枯叶作引火,草根压上头。
轻烟随风起,小孩绕火追。
姊妹站远望,兄弟玩斗鸡。
落日红欲滴,晚霞燃天际。
群峰肃穆立,围拱笔架山。
村前松树林,西南柑桔园。
梯田早稻绿,山花烂漫红。
阿大赶牛归,阿奶唤儿回,
Comments